您的位置: 江阴信息网 > 时尚

月嫂市场热络紧俏高薪耀眼但监管模糊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6:50:12

  中新社南京1月5日电 阚延静是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门诊部主任,从2012年初开始,她除了关注自己擅长诊治的妇科疾病,还和南京市中医院办公室主任陈庆琳,跨界做起了南京市月嫂行业的课题调查。

  这个方兴未艾的市场,潜力巨大、需求旺盛、价格高昂,但却管理混乱。提起月嫂,很多人只是好奇于这个行业的高工资,可背后的监管空白却着实让人忧虑。阚延静5日接受中新社采访时,语气中还略带急切。

  月嫂,是近几年在中国热络起来的新兴职业,她们为产妇与新生儿提供专业化的护理。

  5500元、5800元、6280元、8000元人民币,这些等级明晰的月薪,是南京某普通家政公司对月嫂工资的明码标价。过年人手紧张,不多给个几百块,阿姨都不愿做。如果2月份选择8000元的月嫂,加上过年9天的加班费,总共1万多元,该公司的侯女士介绍说:现在市场上的月嫂价格,几乎不低于5000元。

 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,2011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月收入约2000元左右。2012上半年,北京市场皇冠级别的月嫂,月薪就已达到了15800元,被媒体称其高薪甚至超过医学博士。

  一对夫妻、四位老人,六个大人的心都捧着放在一个孩子身上,倾其所有为孩子付出,这都成了中国人的习惯,陈庆琳表示。

  江苏省家庭服务业协会副秘书长朱昭君也认为,当前年轻人工作繁忙,对育儿无经验却有专业上的高要求,有的年轻人又怕和老人一起带孩子有隔阂,这样的高需求也在催熟这个新市场。

  但由高需求笼罩和高薪装饰下的服务,却不一定都是高水准。缺少专业技能培训、等级界定无法规可依、政策调整监管缺位,都是这个高薪行业中隐藏的弊病。

  1月初,由陈庆琳主笔的提案强化月嫂市场监管,构筑健康母婴环境,已提交到了政协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。

  阚延静解释说,月嫂不是单纯的保姆,他们的工作内容不仅涉及到产妇调养恢复、婴儿照料管带,还要有医学方面的知识,如果孕妇有产后抑郁倾向,如果婴儿在襁褓里就有了某些病症的征兆,月嫂都能妥善处理吗?

  而在月嫂前被冠以银牌、金牌、皇冠的等级,陈庆琳指出,目前市场上的等级评定都不是由统一的专业机构考核制定的,都是家政公司各自为政、自卖自夸的名号,是否真如其宣称的,高级月嫂有四到五年的工作经验,无从考证。

  在调研中,我们发现没有明晰的机构在监管,市场热络但监管模糊,阚延静说。

  陈庆琳坦言:市场的需求摆在那里,我们当然期望有权威机构做监管、规范培训,建立统一的月嫂档案。但若让带孩子回归成一种家人相处的乐趣,也未尝不是一种好方式。

养护
房产纠纷
新手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