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江阴信息网 > 育儿

【时光】 炸爆米花的旺财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38:42
旺财是我们村的一个人。他今年五十岁左右,身高一米八三,体重不下一百八十斤,脸大头圆,黑得透亮,就是包拯看见他也会自叹不如。只是不知道旺财这么黑的脸庞是天生的,还是典型的职业病引起的?
旺财做什么职业呢?他的职业看上去火爆,听上去响亮,和他名字的轰动效应不相上下。只是这个职业做起来不是那么舒服,也不是那么光彩,不仅要风吹日晒,还要忍受着烟熏火燎——他是炸爆米花的!
尽管炸爆米花的名声和旺财一样响亮,可是炸爆米花的收入却不成正比,远远不及那些在办公室里的人。且不说他们有没其他收入,就是平常的工资,在旺财眼里也是天文数字。
旺财的收入虽然比不得那些高帅富,在我们这穷乡僻壤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俗话说的好,家有斗金不如日进分文。旺财凭炸爆米花的手艺,也让一家四口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旺财性格温和,有包拯的体态,却没有他的威仪。这么强壮的黑大汉子,在我记忆中从没见他对谁发过脾气。似乎打我记事起,老远看见他,我就会冲着他喊:“旺财来了,旺财来了”……
大多时候,他总是像没有听见一样置之不理,偶尔也会嘿嘿一笑,或者呲牙逗你一下,然后开始摆摊,支炉、生火……时间不长,就听见“咚”的一声巨响——不知道他的耳朵是不是被这响声震的有点聋呢?
旺财姓什么呢?小孩们不知道,也从没想过去问,大人们知道,也不会没事找事的去告诉孩子。我是在我结婚的头天晚上,旺财来随礼,才知道他姓马——马旺财。
看到礼账上马旺财的大名,我忍不住笑了一下,不由自主想到了《梁祝》里面的马文才。
各行有各行的道。旺财的“爆米花”也有自己的“道”,他炸的爆米花不但个大、均匀,很少有爆不开的哑豆,份量也比其他炸爆米花的人给的多,最重要一点是他舍得放糖精,炸出来的米花比别人的甜……
在我们这里,旺财已经和爆米花合为一体。我小时候甚至一直以为爆米花就叫旺财,旺财就是爆米花。
旺财的爆米花不只在我们村子里竖起品牌,甚至在我们镇上,旺财的生意也是有口皆碑。自古打生不如混熟,所以旺财做生意也不走远,就在我们村子附近这十几个村子来回转。
一天一个村子轮流爆,十几天一个轮回,既不会让人感到熟悉的腻歪,也不会让人们感到疏远的冷淡。每次到一个村子支起炉灶时,都有一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。
有了这种感觉,就有了生意的保障,也就有了竞争的决胜权。即使哪天有的村子里来个炸爆米花的外乡人,谁家孩子要是想吃,大人就会劝说:“等旺财来了再打吧?旺财的好吃。”
若是孩子听话,乖乖的等待旺财的到来,大人自然省下一笔不大的支出。可是在如今这个孩子金贵的年代,实在拗不过孩子的,也只好打一炮。不过吃的时候,总觉得味道不如旺财的正宗,就会边吃边教育孩子说:“看吧看吧,没有旺财的好吃吧?”
更有甚者,碰上本村有外来人来炸爆米花,勾起了孩子的食欲,那时又赶上旺财在邻村炸爆米花,宁愿抱着孩子跑到邻村去找旺财,也不会买外来人炸的爆米花。
这种现象,放到现在来说,那就是垄断啊!垄断可了不得!像电信、电力、煤气、自来水什么的小事儿,垄断就垄断了。大家都忙正事儿,没人理会这些小事儿。只有微软那种生活在万恶资本主义社会的高科技,才会因为垄断而受到一拆为二的处罚。
旺财炸的爆米花虽然响,毕竟响不过原子弹,更比不上水电煤,也就没有人理会他这种行业垄断了。不过就像记录是留着给人打破一样,旺财的垄断终于也被打破了,还是被自己打破的。
与其说打破垄断,倒不如说旺财开了分店,或者说开了连锁店也不足为过。毕竟爆米花没有知识产权,不侵犯谁的利益,怎么说也不会受到罚款。
那年中秋节,他和好哥们儿麻丁在一块喝团圆酒。旺财和麻丁不仅是邻居,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,换句话说那真正是光着屁股一块长大的“发小”。虽然比不上一起上过山、一起下过乡、一起扛过枪、一起嫖过娼的四大铁,也是曾一起上过树、一起下过河、一起偷看女孩子洗澡,一起砸坏过老师家的大铁锅的好哥们。
这样“同生共死”几十年的两个发小从中午一直喝到下午,一直喝到夕阳滚滚坠西山时,才算过足了酒瘾。旺财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,想起什么似地说要去出摊。
麻丁看旺财有些酒意,就劝他不要出去了,说大过节的歇一天吧。
旺财说不行,越是过节越有孩子吃零食。麻丁说破了嘴皮,旺财硬是要出摊。
麻丁一看实在劝不下,就让旺财在自家门口开张了。旺财熟练地支炉、生火、装玉米粒、转圈、拉风箱……
旺财一边转动着乌黑的老转炉,一边兴高采烈地和身边的麻丁闲聊:“第一锅锅凉,爆不很好,留给我;第二锅就好了,你带给孩子们……”
麻丁说:“别光顾说话,勤看着点压力表……”
旺财说:“常吃豆腐眼是称,我啥时候看过这东西啊,我这心里有数……头一锅,锅凉,多烧会儿没事儿……”
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两人倒在血泊里……
真是不幸中的万幸。
因为爆炸而受伤,两人很不幸;爆炸时,刚刚支炉,还没有外人,两人也仅仅受了点皮外伤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可是对麻丁来说,似乎是大幸中的大大幸——旺财觉得麻丁跟着自己受伤,毕竟是几十年的老弟兄,有着那种砸碎骨头连着筋的亲情。看着麻丁受伤,旺财心里很过意不去,破天荒让麻丁跟着学了三天炸爆米花。
三天之后,麻丁的爆米花摊正式开业。
都说同行是冤家,可旺财和麻丁哥俩没有生分,而且哥俩规划的还很合理:头天开张,哥俩一个在南村一个在北村,从第二天开始,哥俩像推磨一样轮流转。这样一来,对邻近十几个村子来说,爆米花轮回的周期减少了一半。可是两人的生意依然很红火,只是苦了一些外来炸爆米花的人。
一直到前几天,麻丁的爆米花机突然爆炸了!更可怜的是麻丁这次很不幸——胸口炸出一个大窟窿,拉到医院之时,已经撒手人寰。
麻丁长得瘦小枯干,死的时候缩成小小的一团。
麻丁姓麻,脸上名副其实地长了很多麻子,他和旺财一样,都生育了一儿一女。
在旺财教会麻丁爆米花之前,麻丁只会跟着建筑工地做小工,日子过的紧巴巴,远不如旺财。幸亏这两年学会了爆米花,麻丁的收入比干小工强得多,日子稍稍有了起色。
不幸的是,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暂。对于麻丁的撒手而去,街坊邻居都感叹说:“麻丁没有享福的命……麻丁不适合爆米花……他爆的也没有旺财的好吃……人家旺财天生就是炸爆米花的……”
麻丁尸骨未寒,旺财却被警察抓走!就在人们胡乱猜测的时候,旺财竟然扑踏着半旧的球鞋头子又回来了。
国人挖掘各种小道消息、秘闻的手段,绝对胜过英国的狗仔队。旺财进警局的消息,没过几天大家都知道了,是麻丁媳妇去派出所报的案,怀疑旺财害死的麻丁。
这个消息使整个村子一片哗然:有骂麻丁媳妇恩将仇报的、有说无风不起浪的……
最后,问题聚焦在一个必须要知道的问题上——旺财问什么要杀死麻丁呢?连作案动机都没有,这不是瞎猜么?
可是又有一些持反对意见的人说,麻丁媳妇也不会吃饱撑着没事儿干吧?不会平白无故的怀疑旺财啊?
……
风波过后,旺财继续炸爆米花,大家还是喜欢旺财的爆米花……

共 274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马旺财是一个靠炸爆米花为生的社会底层小人物,多年的社会经验让他悟出一些做生意的小门道,他炸的爆米花不但比其他人的都要好吃,份量也比其他人给的多,靠这一点就吸引很多人。他很爱家,为了自己的小家整天埋头苦干,只为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。讨生活的滋味不好,单调、苦闷、无聊……但是马旺财并没有因此而厌倦,相反,他与昔日好友麻丁的感情是越来越好,以致最后教会了他炸爆米花。他以为两兄弟会因为同操一个职业而变得惺惺相惜,不料自己竟好心办坏事,麻丁死于炸爆米花。作者用寥寥数语将马旺财这个小人物的爱家、随和、善良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,同时也为读者讲述了社会底层小人物的悲惨命运,以及众多底层小人物的爱凑热闹、火上浇油的丑陋一面展现无遗。整篇文章文笔流畅,作者观察细致。推荐欣赏。【编辑:陈小静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7-12 17:14:12 从这篇文章中让我重新认识了炸爆米花这一行业,看似简单,实则危险。
感谢作者赐稿,希望以后能常见佳作。
2 楼 文友: 2016-07-12 20:48:07 小时候很喜欢吃炸爆米花ok 站在山岗看世界OK!一岁宝宝脸发黄是什么原因
短暂性脑缺血如何急救
幼儿眼屎多
脑溢血好了饮食要注意什么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